首頁
1
最新消息
2
專題評論3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新國會已經宣誓就職,過去八年民進黨一黨獨大,行政權及立法權團結合作、欠缺制衡的局面也將被新國會「三黨不過半」的局面打破。筆者認為,新國會的立法要務,除了政府體制部分(強化立法院監督權能,如確立國會調查權、增設藐視國會罪及偽證罪外),也應該要強化人民自由權利之保障,尤其是新聞自由以及傳播自由,才能有效打破政府對於資訊的壟斷,強化媒體對政府的監督。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85430.html 【葉慶元觀點】–期待新國會:重整有線及衛星廣播電視法制 2024-02-29 2025-03-01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85430.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85430.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2-2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85430.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近來,有鑑於四位大法官任期即將屆滿,蔡總統業已核定成立大法官提名審薦小組,由民進黨主席賴清德副總統擔任召集人,由於蔡總統先前任命大法官頗有「用人唯綠」之考量,這次任命案之行使又將使十五位大法官全部均由蔡英文總統任命,不禁引發各界疑慮。實則,我國在1997年修憲之後,將大法官任期縮短為八年,廢除了原本屆次之規定,採取了任期交錯的設計,使大法官任期個別計算,且並任司法院院長、副院長之大法官又不受任期保障,致使每位總統任內均可以任命約半數之大法官,且連任後更可以任命全部之大法官,對於維繫權力分立制度至為不利,可說是當次修憲之一大弊端。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55825.html 葉慶元觀點:立法院應設特別委員會慎重審核大法官人選 2024-02-29 2025-03-01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55825.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55825.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2-2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55825.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近期 iRent因未妥善管理顧客資料使其外洩 而遭公路總局、臺北市政府交通局和新北市政府交通局分別開罰 雖然罰鍰不高 但「一行為三罰」是可以的嗎? 是否已有威脅法治的疑慮呢? Quote: 和雲違法侵害消費者個資固然可惡,但政府具有依法行政的義務,如果覺得20萬罰鍰太低,應該是另外建請中央修法,而不是自己濫權開罰。臺北市政府及新北市政府不應因為「民氣可用」,就違法開罰,否則反構成對人權法治更大的戕害。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52586.html 【葉慶元觀點】iRent洩漏個資 中央、地方共罰三次 合法嗎? 2024-02-29 2025-03-01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52586.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52586.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2-2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52586.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本文刊載於風傳媒> 言論 2021年11月17日 06:40 葉慶元/律師、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祕書長日前,台北地方法院認定楊蕙如是網軍「業主」,率網軍在網路上攻訐大阪辦事處,構成「侮辱公署罪」,判刑六個月,但得易科罰金十八萬元,楊蕙如雖然仍可上訴,但由於繳錢就可了事,本案或許就此定案。回顧本案事實,在2018年時,燕子颱風重創日本關西,當時網路有國民揭露對岸特別派車去關西機場接人,進而引發我國駐日單位尸位素餐的爭議。與此同時,駐日大使謝長廷不但沒有忙著幫助災區的國民,反而忙著發文批評國民黨、反駁吳敦義,甚至還推託「人在東京」、「管不到大阪辦事處」、「東京跟關西兩地相差572公里」,引發輿論強烈不滿,一時之間,要求謝長廷下台的聲浪不絕於耳。與此同時,網路上卻出現另外一股逆流,不斷地將譴責對象由謝長廷導向大阪辦事處,指謫大阪辦事處「態度惡劣」、「爛到不行,爛到該死的地步,一群垃圾的老油條,講難聽一點叫黨國餘孽……」!同時也罔顧外交部「駐外機構組織通則」之明文規定,宣稱駐日大使謝長廷管不到大阪辦事處,謝長廷「背了黑鍋」云云。 駐外機構組織通則第六條第一項第二款:總領事館、領事館、辦事處館長承外交部之命,辦理我國與轄區內國家或地區間之外交業務及外交部指定之其他業務,並受我國在駐在國所設大使館、代表處館長之指揮監督;副館長襄助館長處理館務。就在楊蕙如網軍的推波助瀾下,部分媒體及外交部很快將焦點轉向大阪代表處;外交部甚至要求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寫檢討報告,一度甚至傳出以辦事處全體員工之考績威脅處長,蘇啟誠處長不堪羞辱,最終選擇以死明志,在返台前自殺身亡。 根據檢察官的調查結果,楊蕙如所率領的網軍,是通過Line「高雄組」進行分工,由蔡福明招攬一、二十名網軍,依據楊蕙如指示支持或批評特定文章,再向楊蕙如請款。檢察官因此起訴楊蕙如及蔡福明,法院也據此判處兩人各六個月徒刑,也是侮辱公署罪法定刑的上限。 表面上看起來,檢察官依法起訴,法官依法重懲,本案似乎有了圓滿的結局。但,真的是這樣嗎? 檢察官的起訴書,乃至於法院的判決,將楊蕙如認定為「業主」?而不是接受第三人委託,進行網軍操作的廠商,這合理嗎?難道,楊蕙如是自己錢太多,自掏腰包幫謝長廷扭轉輿論?檢察官仔細地查過楊蕙如的金流了嗎?在楊蕙如這波輿論操作前後,沒有任何來自謝系政治人物、基金會的資金嗎?法院,只能依據檢察官的起訴書進行審判。台北地檢署透過鋸箭式的偵查、起訴,將責任切割於楊蕙如,才是讓害死駐大阪代表處處長蘇啟誠自殺的幕後黑手迄今可以逍遙法外的主因。 楊蕙如已經判刑,但害死蘇啟誠處長的真兇仍然逍遙法外。 司法公信力的重建,還有很長的路。(相關報導:夏珍專欄:監察院的「茶壺黨爭」,還要再忍幾個月?|更多文章) *作者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副理事長,本文原刊《觀策站》,授權轉載。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07546.html 葉慶元觀點:楊蕙如判刑六個月,謝長廷呢?鋸箭式究責傷害司法公信力 2024-02-29 2025-03-01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07546.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07546.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2-2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07546.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本文刊載於風傳媒> 言論 2021年11月15日 07:10 葉慶元/律師、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祕書長近來,執政黨與在野黨以及民間團體,正為了公投進行激烈的功防。出於莫名的非科學考量,公投結果似乎成了蔡總統的顏面與意氣,儘管親綠營的「臺灣民意基金會」民調顯示,多數民意站在「反萊豬」(68.1% v. 25.7%)、「支持公投綁大選」(57.4% v. 34.2%)、「護藻礁」(47.7% v. 29.6%)及「重啟核四」(46.7% v. 41.7%)的一方,執政黨還是不遺餘力地宣傳「四個不同意」,並且再度故計重施,將「愛臺灣」與執政黨支持的「四個不同意」劃上等號。詭異的是,照這個邏輯,「愛臺灣」=「支持民進黨」=「反對多數」?所以,支持民進黨的少數才是愛臺灣?這是哪門子的民主政治?事實上,這次四個公投的議題,都是單純的公共政策議題,跟政黨的意識形態沒有密切的關連;甚至,執政黨在過去的立場上,根本就是站在現在自己的對立面。以「反萊豬」為例,當初國民黨執政時為了加強與美國的經貿關係,考慮開放含萊克多巴胺等瘦肉精的美國肉品進口,就遭到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強烈反對,從蔡英文主席、縣市首長到立法委員等各級民意代表紛紛走上街頭,宣示「食安零容忍」,蔡英文主席更高呼:「拒絕瘦肉精,政府做不來就下臺!」曾幾何時,蔡總統不但主動開放萊豬進口,反而還嗆聲反萊豬是中共同路人、反美,豈不令人精神錯亂?同樣的,「公投綁大選」也是過去民進黨的主張。民進黨在2017年修正公投法,明文規定「公投綁大選」,當時強調這是為了彰顯主權在民、民主深化,促進人民表達意見。但是2018年民進黨在公投與地方選舉合併舉行後慘敗,2019年立刻挾其立法院優勢地位修法廢止公投綁大選,這種自打嘴巴的政治操弄,自然難以獲得民眾的認同。至於「護藻礁」以及「重啟核四」,前者有蔡英文主席競選總統時「藻礁永存」的鄭重宣示,後者有蔡英文在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時的親自督導(當時行政院院長蘇貞昌,不但延長核四工期,並追加448億元預算進行核四工程),又可看到蔡總統跟民進黨的立場反覆。如果,「反萊豬」、「支持公投綁大選」、「護藻礁」及「重啟核四」真如民進黨所言就是「中共同路人」,難道,民進黨是自己承認過去自己就是中共同路人嗎?在我國目前的憲政制度下,執政黨可以輕易地掌控行政權及立法權;執政黨甚至可以恣意地制定違反憲政精神的惡法,卻不受到司法權及監察權的監督與制衡;也因此,公投已經成為人民唯一得以制衡政府的手段。(相關報導:風評:蘇貞昌拚保位戰,話術漏洞百出|更多文章)今日臺灣,只剩下公投,可以打破執政黨對於行政權及立法權的壟斷,具體、直接地展現民意,並課予政府作為義務。執政黨如果繼續試圖用黨意來催眠、裹脅、操弄民意及公投結果,選民就有義務,透過公投來教訓執政黨,必須「謙卑、謙卑、再謙卑」!切莫忘記-人民,不是民進黨,才是國家的主人! *作者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副理事長,本文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07545.html 葉慶元觀點:當執政黨用黨意操弄公投,反抗就是義務 2024-02-29 2025-03-01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07545.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07545.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2-2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07545.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本文刊載於風傳媒> 言論 2021年09月07日 06:30 ●王瀚興/律師日前因不肖商人走私而逕行被銷毀之154隻貓兒,或稱恐有狂犬病疑義,潛伏期達8年之久,必須就地撲殺云云,因涉及對岸,一片隨聲附和者,讓無辜貓兒命喪黃泉。前因不肖商人走私而逕行被銷毀之154隻貓兒,或稱恐有狂犬病疑義,潛伏期達8年之久,必須就地撲殺云云,因涉及對岸,一片隨聲附和者,讓無辜貓兒命喪黃泉。 一、貓兒不應定位為農產品:按《有機農業促進法》第3條第1項第1款規定:「本法用詞,定義如下:一、農產品:指利用自然資源、農用資材及科技,從事農作、林產、水產、畜牧等生產或加工後供食用之物或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物。……」等語,定有明文。又按《農產品市場交易法》第3條第1項第1款:「本法用辭定義如左:一、農產品:指蔬菜、青果、畜產、漁產與中央主管機關指定之其他農、林、漁、牧業產品及其加工品。」等語,定有明文。《農產品生產及驗證管理法》第3條第1項第1款:「本法用詞,定義如下:一、農產品:指利用自然資源、農用資材及科技,從事農作、林產、水產、畜牧等生產或加工後供食用之物或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物。」等語,定有明文。若記憶猶新,當年美國影集《家有阿福》(Alf)描述毛茸茸的外星人阿福,落難地球的故事,他有個怪癖,原來在他的星球上貓兒是「食物」,尤其是「炸貓肉」是他最愛的珍饈;所以影集裡隔三叉五,他就會想偷偷摸摸地催眠貓咪,看看可否遂其心願?我們是文明的地球人,正常言之,不可能將貓咪當成「食物」;依前開法律明文,農產品必當「農林漁牧」、「可加工」、「可食用」,試問走私貓咪是歸於那一類?是地上出的、林裡長的、水中游的、草原牧的?還是加工防腐,抑或盤中佳餚?是以,農委會便宜行事,將「走私貓」率爾認做「農產品」不僅有違反法規,更抵觸一般人常識與經驗法則。走私貓處理,涉及動物保護與人民權利,不能以「行政規則」界定:按《憲法》第172條:「命令與憲法或法律牴觸者無效。」等語,定有明文。《中央法規標準法》第5條:「左列事項應以法律定之:一、憲法或法律有明文規定,應以法律定之者。二、關於人民之權利、義務者。三、關於國家各機關之組織者。四、其他重要事項之應以法律定之者。」等語,定有明文。《司法院釋字第636號解釋理由書》:「基於法治國原則,以法律限制人民權利,其構成要件應符合法律明確性原則,使受規範者可能預見其行為之法律效果,以確保法律預先告知之功能,並使執法之準據明確,以保障規範目的之實現。」等語,著有明文。查本次系爭貓兒遭安樂死,常見到舉出者法源依據為〈走私沒入動物及其產品處理作業程序〉:「一、為處理海關沒入移送至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以下簡稱本會)處理之走私農產品,該農產品應符合走私進口農產品處理要點第三點規定,且依中華民國海關進口稅則輸出入貨品分類表所列應施檢疫品目之走私動物及其產品(以下簡稱私貨),特訂定本作業程序。」等語,定有明文。遂行以「走私動物即屬農產品」之概念行之。然而,比對前開「農產品」定義,前開作業程序之「低階行政命令」,明顯與「高階法律」相抵觸,依照前開憲法規定,應不生效力,此其一。且依照《中央法規標準法》,涉及人民權利義務之重要事項,應以「法律」定之,即便是走私者的行政處罰,亦復如是,怎可以區區「作業程序」的行政命令,率爾以不合法律之所謂規則,剝奪貓兒生命,毀損財物?此其二。且依照「進口關稅」稅則,認定貓兒屬於「私貨」,則係單以稅捐機關決定貓兒撲殺與否,正如酒家與違章建築都課稅,也不能稱稅捐單位背書其合法性,根本牛頭不對馬嘴的「貓咪農產品」,亦無法用稅務單位之參與而合法,此其三。且依照前開大法官會議解釋理由書意旨,「法律明確性原則」,如何能預知貓兒是「農產品」?此其四。綜上四者,皆為目前作業程序,將此次貓兒列為「農產品」逕行銷毀之謬誤。目前走私貓兒逕行銷毀之規定,係規避與抵觸動物保護法:按《動物保護法》第12條第1項:「對動物不得任意宰殺。但有下列情事之一者,不在此限:一、為肉用、皮毛用,或餵飼其他動物之經濟利用目的。二、為科學應用目的。三、為控制動物群體疾病或品種改良之目的。四、為控制經濟動物數量過賸,並經主管機關許可。五、為解除動物傷病之痛苦。六、為避免對人類生命、身體、健康、自由、財產或公共安全有立即危險。七、收容於動物收容處所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指定之場所,經獸醫師檢查患有法定傳染病、重病無法治癒、嚴重影響環境衛生之動物或其他緊急狀況,嚴重影響人畜健康或公共安全。八、其他依本法規定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事由。……」等語,定有明文。又按〈動物傳染病防治條例〉第32條之1第1項:「輸出入動物檢疫機關對檢疫物執行檢疫時,有部分檢疫物經檢疫不合格者,應評定為整批不合格。但輸出入動物檢疫機關評估該批檢疫物彼此間無傳播動物傳染病及交叉污染之虞者,得個別認定其檢疫結果。」等語,定有明文。查依照前開《動物保護法》之規定,系爭走私貓並非有「立即危險」、確認「有法定傳染病」,若以「走私貓有傳染病」為由,仍不符合動物保護法撲殺之規定,此其一。且依照〈動物傳染病防治條例〉規定,輸入動物須經過檢疫,若無彼此傳染病交叉汙染,系爭貓咪仍可個別認定檢疫合格,若率爾憑猜測,「寧可錯殺」,則不僅有違反「比例原則」,更與前開法律明文相抵觸,此其二。且讀至此處,足見將系爭走私貓,界定為:「農產品」、「私貨」,意圖規避動物保護法相關規定,此其三。綜上三者,皆為本回處理走私貓之違法之處,怎能服眾?以走私貓恐有狂犬病潛伏只能撲殺,在事實與法律上皆屬謬誤:按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制定:〈犬、貓自發生狂犬病國家輸入臺灣之檢疫規定簡介〉第5點:「犬、貓運抵港站時,申請人應檢附輸入同意文件影本、輸出國政府動物檢疫機構簽發之動物檢疫證明書正本、工作犬證明文件正本及航運公司提單(B/L)或海關申報單,向本局所屬各分局申報檢疫,未檢附動物檢疫證明書正本者,該批犬貓須依規定施打狂犬病疫苗、狂犬病中和抗體檢測並延長隔離187日以上、或退運、撲殺銷燬。」等語,定有明文。又按〈動物及其產品進出金門馬祖地區檢查規則〉第14條第1項後段:「……但經金門、馬祖檢疫站認定無疑似感染狂犬病之臨床病徵,且符合下列規定之一者,得由所有人或管理人申請進出金門、馬祖地區:……」等語,定有明文。又按《最高行政法院104(2015)年度判字第360號》:「……(2)法律以不確定法律概念,賦予該管行政機關相當程度之判斷餘地-尤以不確定法律概念之解釋同時涉及科技、環保、醫藥、能力或學識測驗者,或該判斷之決策過程,係由專業及獨立行使職權之成員合議機構作成,且無具體理由足以動搖該專業判斷之可信度與正確性時,行政法院即應尊重其判斷。準此,行政法院對於行政機關適用不確定法律概念所為之決定,應就下列事項為審查:一法律之解釋,是否正確;二事實之認定有無錯誤;三由委員會為決定時,其組織是否合法;四是否遵守有關之程序規定;五是否根據與事件無關之考量觀點;六有無違反一般事理之考量(違反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或顯然不當之情事。……」等語,著有明文。查本件走私貓兒即便是從「狂犬病疫區」輸入,若無相關證明文件,依法「擇一」行之:只要施打狂犬病疫苗、檢驗抗體延長隔離187日以上、退運、銷毀;何來所謂有「狂犬病猜測一律銷毀」之規定?此其一。且依照金馬相關狂犬病防疫規定,若貓狗「無狂犬病病徵」,則未必不能放行,遑論銷毀?本島怎會一國兩制?是以,藉「潛伏期長」為由,主張逕行撲殺此此走私貓兒,更是於法不合,此其二。且依照前開最高行政法院裁判意旨,即便尊重專家學者「判斷餘地」,然若與事實不符、法律抵觸、違反經驗法則,法院仍不受所謂專家意見之桎梏,今走私貓不必然撲殺,乃法律與事實上之常識,若有任何所謂「專家」,要做出明顯錯誤之推斷,政府與法院自無需理會,此其三。綜上三者,皆為「走私貓必有狂犬病」之謬論,有識之士豈能隨之起舞?走私貓咪拯救,並無破窗效應:或謂:若救援貓咪,恐起而效尤,云云?〈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第1項:「私運管制物品進口、出口者,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300萬元以下罰金。」定有明文。〈動物傳染病防治條例〉第41條第1項:「擅自輸入第33條第1項第1款規定禁止輸入之應施檢疫物者,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300萬元以下罰金。」定有明文。查前者有自大陸走私活體動物,並適用懲治走私條例之判決;後者,則有在桃園機場遭查獲之名貴小鳥;皆遭到法律制裁,筆者就檢索相關判決,涉及犬與貓走私者,至多10例,若強說會有「破窗效應」,造成貓狗檢疫,潰隄難防,恐係危言聳聽,昧於事實。走私貓咪依照現行規定,實有解套方法:按《走私進口農產品處理要點第4點》:「四、本會處理走私進口農產品之分工如下:……(二)活動物及畜產品由本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林務局或有關機關處理。……」定有明文。《同要點第5點》:「五、本會得以下列方式處理走私進口農產品:……(五)贈與。(六)其他適當方式。 依前項第一款至第四款、第六款所定方式處理時,應符合環境保護相關規定。 依第一項第五款規定贈與之受贈人以社會福利團體或相關學術研究機構為限,並得約定負擔或解除條件。……」定有明文。查依前述,系爭走私貓咪「活體物」,依前開要點歸農委會管轄,且可「贈與」或「其他適當方式」處理,另檢疫與預防注射雙管齊下,交由動保團體照料,怎會無法可救?白白犧牲無辜可愛生靈,多麼遺憾?十二夜的流浪貓狗是動物,走私貓咪,就萬劫不復?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01359.html 王瀚興觀點:貓咪怎麼是農產品?再論走私貓逕行銷毀之法律疑義 2024-02-29 2025-03-01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01359.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01359.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2-2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401359.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本文刊載於中時新聞網> 言論 2021年08月17日 08:31方恩格 Ross Feingold/顧問、美國律師、前美國共和黨亞太區主席在阿富汗喀布爾迅速發展的事件中,台灣人很可能將此事件與1975年美國從西貢迅速撤離以及美國對台灣安全承諾意味著什麼進行比較。這肯定會在未來幾天和幾個月在台灣內部和海外的「台灣觀察者」之間不斷討論。更直接的是,需要處理許多阿富汗人的撤離,他們與美國和其他國家合作並擔心他們的安全,這為台灣創造了機會,以證明它可以在需要時幫助美國和國際社會。 台灣可以立即提出暫時收容阿富汗難民,等待他們搬遷到其他國家,台灣應該這樣做有幾個原因。這樣做的成本很小,但對台灣的好處可能很大。首先,美國目前需要援助。在美國最近向台灣捐贈新冠疫苗之後,現在是台灣做出重大互惠姿態的理想時機,超越了新聞稿、社交媒體上的聲明、視頻或提供現金。其次,台灣最近在援助難民方面也有類似的經驗。 2018年,台灣於2017年與澳大利亞達成協議,為被澳大利亞抓獲並試圖非法入境而被關押在諾魯拘留中心的難民提供醫療服務。由於諾魯難民被關押的條件,台灣參與該計畫引起了國際媒體的負面關注。台灣可以通過允許阿富汗難民暫時留在台灣來扭轉這種損害。第三,近年來台灣政府努力將台灣作為馬來西亞、印尼和中東穆斯林旅遊的觀光地。通過幫助阿富汗難民,台灣可以向穆斯林世界表明,台灣真誠地尋求成為朋友,而不僅僅是一個觀光旅遊地。外交部長吳釗燮最近接受科威特媒體採訪,在中國的壓力下,隨後從其網站上刪除後,現在這樣做尤其及時。台灣可以表明它已經從這起涉及穆斯林國家的事件中繼續前進。第四,近期塔利班代表團訪華和王毅的評論表明,中方計劃對塔利班領導的新政府採取「一切照舊」的應對措施。與其他國家最近幾天撤離外交官、軍事人員和僑民不同,中國的外交官和公司將繼續留在阿富汗,中國會與神學士新政權保持互動甚至建交。台灣不需要擔心收容阿富汗難民會對與阿富汗新政府的雙邊關係產生影響,因為新政府和台灣都不會尋求雙邊關係。最後,也許是最重要的一點,如果台海發生軍事衝突,台灣的領導人和官員可能會同樣尋求其他地方的安全協助。顯然,從台灣撤離2300萬人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在兩岸長期對抗之前,某些人需要搬遷,國際社會將記住台灣在類似情況下幫助他人的努力。英文全文: Why Taiwan Needs to Accept Afghan RefugeesBy Ross Darrell Feingold Former Asia Chairman Republicans AbroadAmid rapidly unfolding events in Kabul here in Taiwan people are likely to compare the events to the rapid evacuation of US personnel from Saigon in 1975 and what it means for the United States’ commitment to Taiwan’s security. This discussion is sure to occur in the coming days and months both in Taiwan and among “Taiwan watchers” outside Taiwan.More immediately the need to process the many Afghanis who worked with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 countries and fearing for their safety must evacuate Afghanistan creates an opportunity for Taiwan to prove that it can help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 a time of need.Taiwan can immediately offer to temporarily (though not permanently) host Afghani refugees pending their relocation to other countries and there are several reasons why Taiwan should do this. The cost to do this is minimal but the benefit to Taiwan might be great.For starters the United States needs the assistance at the current time. Following recent COVID-19 vaccine donations by the United Sates to Taiwan the timing is ideal for a significant reciprocal gesture by Taiwan that goes beyond press releases statements on social media videos or offering cash.Secondly Taiwan has recent similar experience assisting refugees. In 2018 Taiwan entered into an agreement with Australia in 2017 to provide medical care to refugees caught by Australia trying to illegally enter the country who are held in detention centers on Nauru. Due to the conditions in which the refugees are held on Nauru Taiwan’s participation in this program attracted negative international media attention. Taiwan can reverse some of this damage by allowing Afghan refugees to temporarily stay in Taiwan.Third in recent years the Taiwan government has made efforts to market Taiwan as a destination for Muslim tourists from Malaysia Indonesia and the middle east. By assisting Afghan refugees Taiwan can demonstrate to the Muslim world that Taiwan sincerely seeks to be a friend and not just a tourist destination. Doing this now is especially timely after the recent incident in which foreign minister Joseph Wu’s interview with a Kuwaiti publication was subsequently removed from its website under pressure from China. Taiwan can show that it has moved on from this incident involving a Muslim country.Fourth the recent visit to China of a Taliban delegation and comments by Wang Yi indicate that China plans for a “business as usual” response to a new Taliban-led government. Unlike other countries that in recent days evacuated diplomats and remaining military personnel along with the evacuation of Afghan nationals who assisted these countries China’s diplomats and companies will remain in Afghanistan. Taiwan does not need to worry about the effect hosting Afghans refugees could have on bilateral relations with the new Afghan government because neither the new government nor Taiwan seek a bilateral relationship.Finally and perhaps most importantly in the event of a military conflict between China and Taiwan there will be political leaders and other persons from Taiwan who might similarly seek safety elsewhere. Obviously it is impossible to evacuate 23 million people from Taiwan. However if prior to or during a prolonged conflict between China and Taiwan certain persons need to relocate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will remember Taiwan’s efforts to assist others under similar circumstances.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9988.html 方恩格快評》台灣應暫時收容阿富汗難民 2024-02-29 2025-03-01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9988.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9988.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2-2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9988.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本文刊載於風傳媒> 言論 2021年07月19日 06:50 葉慶元/律師、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祕書長日前,網路媒體《不演了新聞台》提出高端疫苗的「研究報告」,指控高端疫苗「僅對武漢病毒株(WT),與Alpha變種株生成的中和抗體表現較好,但是對傳染力最強的Delta變種株,與重症率最高的Beta變種株,不管低中高劑量,中和抗體數據都極糟。」面對《不演了新聞台》的指控,高端立刻於當日下午公開回應,指謫《不演了新聞台》的報導「斷章取意」、「惡意誤導視聽」,甚至涉及「非法洩漏政府機密文件」,表示將委請律師提告。面對高端高調反擊,《不演了新聞台》負責人朱凱翔也毫不退縮,表示感謝高端證明報導引述的疫苗研究報告係屬真實,並且依據高端的公開聲明,指謫高端「坦承疫苗對於Beta變異株的中和抗體下降七倍」、「對Delta株的中和抗體數值為5~7倍降低」,並否認有高端指控的「移花接木」情形。次日,高端再發公開聲明,正式對《不演了新聞台》提出刑事告訴,指控朱凱翔涉犯「加重誹謗罪、證券交易法散布流言或不實資料操縱價格罪、刑法非公務員洩漏國防以外秘密罪以及營業秘密法之不正方法取得營業秘密等罪嫌」。《不演了新聞台》則誓言繼續監督,「每日一爆高端內幕」。 實則,本件高端與《不演了新聞台》之間的刑事告訴,不能單純視為一件藥商與網路媒體間之刑事糾紛,而是一家受到國家高額補助,並且已經與國家簽署疫苗採購契約,且正在爭取國家針對其研發的疫苗給予緊急授權的藥商,意圖透過刑事訴訟恫嚇媒體,以確保順利取得國家緊急授權,並可獲得鉅額疫苗採購價金。換言之,高端正在利用人民稅捐所建立的司法制度,恫嚇身為第四權的媒體,以確保可以獲得高額的政府採購利益。 高端疫苗涉及的利益有多高?依據《鏡傳媒》的報導,政府對高端的採購價格是40.3億元,每劑單價更高達881元,遠遠超過經過WHO認證的AZ疫苗(60元至145元之間)及輝瑞BNT疫苗(約840元)。此外,政府早已在去年10月補助高端4.7億元。政府的採購金額加上補助款高達45億元,兩倍於高端的資本額(21億元);雖然高端尚未完成疫苗第二期報告,但衛福部甚至更換了疫苗審查委員而引發護航高端的爭議,難道高端疫苗的有效性竟可不受媒體的監督?進一步檢視高端提告的罪名,更讓人覺得啼笑皆非。「加重誹謗罪」及「不實資料操縱價格罪」成立之前提,都是《不演了新聞台》對於高端疫苗有效性的質疑,係屬「不實」。而且參酌大法官釋字509號解釋,如記者經查證,合理確信所言係屬真實,即不構成誹謗罪,以保障新聞自由。與此相似,依據我國法院之一貫見解,證券交易法上「散布流言或不實資料操縱價格罪」,所謂「流言」是指「無法確認其真實性或未經證實之訊息;而所謂「不實資料」,係指「對既存之事實做虛偽不實之陳述」。本件《不演了新聞台》依據爆料者提供的研究報告(經過高端證明係屬真實),進行判讀之後予以報導,縱然數據判讀可能未盡精準,也不至於符合「散布流言或不實資料」的要件,況且本罪並要求必須存在「影響集中交易市場有價證券交易價格」之不法意圖。如《不演了新聞台》相關從業人員並未進行高端股票之交易行為,如何證明有此不法意圖,恐有難度。再來,針對「洩漏國防以外秘密罪」的部分,也頗令人困惑。依據《不演了新聞台》所公布的資訊,其上似乎並無任何機密核定之記載,如何能主張屬於政府機密文件,實令人費解。最後,針對「以不正方法取得營業秘密罪」的部分,其規定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營業秘密所有人之利益,而有下列情形之一……: 一、以竊取、侵占、詐術、脅迫、擅自重製或其他不正方法而取得營業秘密,或取得後進而使用、洩漏者。」新聞媒體監督領取國家補助之藥商,對其疫苗有效性進行報導,恐怕難謂為「意圖為自己不法之利益」;而如果《不演了新聞台》是透過吹哨者取得相關研究報告,也很難符合所謂「其他不正方法」的構成要件。 綜上,高端對《不演了新聞台》的刑事告訴,未來要成罪的機會不高,但是高端藉此「殺雞儆猴」,意圖恫嚇媒體的心態卻是昭然若揭。高端如果沒有獲取政府4.7億元的補助,也沒有拿到政府40.3億元的疫苗採購案,更沒有引發更換審查委員護航高端的緊急授權爭議,那麼此次的訴訟或許可以當作藥商與網路媒體的私人糾紛;但是與政府關係如此千絲萬縷,還要利用司法公權力來打壓媒體,創造寒蟬效應,就令人齒冷。為了保障新聞自由,衛福部應以收回補助、停止疫苗緊急授權審查以及採購案為據,要求高端撤回告訴,並且公開回應媒體對其疫苗有效性的質疑,而非透過訴訟來恫嚇、消除質疑的聲浪。只有願意公開面對民眾質疑的藥商,才有資格獲得政府補助,並且取得政府的鉅額採購合約。藥商不能一面賺臺灣人民的納稅錢,卻不願意接受臺灣媒體的監督。臺灣,不該是個藥商可以勾結政府,利用司法恫嚇媒體的國度。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7733.html 葉慶元觀點:當高端對網路媒體提告─臺灣的新聞自由再受威脅 2024-02-29 2025-03-01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7733.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7733.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2-2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7733.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本文刊載於中時新聞網> 言論 2021年06月05日 20:11 方恩格 Ross Feingold/顧問、美國律師、前美國共和黨亞太區主席 台灣迄今未能獲得足量疫苗供國人施打,本來單純是疫苗製造商與台灣政府之間的商業行為,現卻被衍生詮釋為台灣的外交問題。將原因歸咎於台灣在國際間受到政治打壓,這對於台灣想即時爭取疫苗真的有幫助嗎? 自從台灣疫情爆發,人人口中都在詢問疫苗從哪來、在哪裡?這幾天有位住在台灣的美國朋友問我美國共和黨海外部是否有在積極動作、幫忙聯絡美國向台灣提供疫苗。雖然我已從共和黨卸職,但對於他的問題我有著很明確的回答:「這種做法並不可取,因為台灣的疫苗取得是台灣政府的責任,而非任何外國政黨的責任。」 雖然台灣政府之前對新冠肺炎的因應措施普遍得到世界認可,但在台灣疫情爆發之後政府並未重視台灣內部政黨、地方政府、或個人所提出的疫苗採購提案與建議,反倒將採購疫苗的重點託付於其他國家,似乎有點本末倒置。 另一個出現在台灣的特殊「疫苗外交」現象是自2020年3月起,由於旅行中斷,許多外籍人士滯留在台,台灣政府釋出善意,一次又一次提供他們在台延長簽證並得以延長在台的停留時間。這些外籍人士原本只是暫時來台,有的卻一待就待了一年多。他們無須繳稅,亦未加入健保制度。許多民眾或許並不知道,台灣政府於2021年4月曾短暫開放所有人接種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連這些短期來台的外籍人士也可以自費施打。 在當時台灣疫情雖未爆發,但在疫苗數量有限的情況下,本應提供一線醫務人員及其他重點族群優先施打,然而政府也同時大方開放了所有人(包括讓短期來台的外籍人士)均可以自費施打疫苗。或許台灣政府基於人道主義立場或外交利益有其考量,讓暫時停留台灣的外籍人士施打疫苗,難怪台北被外國人票選為全球最適合移居的城市。 今年5月26日,美國在台協會酈英傑處長(Brent Christensen )發出聲明強調台灣的確診者數相對少。6月2日,德國在台協會王子陶處長(Thomas Prinz) 也發表聲明指出台灣欲從德國BioNTech購買疫苗屬於商業行為,而這個商業契約簽訂與否取決於契約雙方,德國政府無力介入。為什麼這些外國駐台代表要異口同聲暗示台灣政府別對他們幫忙爭取疫苗抱持著太大的期望? 在5月28 日,美國向台灣發送首批15萬劑莫德納疫苗,美國在台協會立刻在臉書發布此消息,並在文末加上「Real Friends Real Progress」 標籤。 許多台灣的政治人物也立刻熱烈響應,在社群媒體上大發感謝文,高聲呼喊「真朋友、真進展」口號。 這樣的群體興奮感我們再熟悉不過,正如不久中國禁止了台灣鳳梨進口的當下,大家群起吃鳳梨拍照打卡的風潮,台灣社交媒體上的興奮度到底是否與台灣的鳳梨農們的收益成正比?而在社交媒體上狂熱感謝他國捐贈疫苗,究竟對於台灣獲得疫苗有何實質幫助,也令人質疑。 事實上,我認為值得關注的看點在於2020年3月18日,美國在台協會和台灣外交部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中提到,美台雙方會對於疫苗的研發與製造加緊合作,這個倡議不知後續發展得如何?至今似乎乏人問津。 近日台灣收到了日本捐贈的第一批AZ疫苗,雖然此類疫苗尚未在日本境內施打,但對台灣而言卻如同缺水獲得了一場及時雨一般。疫苗抵達當天,全台歡欣鼓舞,強力表達對於日本政府的感謝。 在這一片台日友好的溫馨場面之中,卻突兀地出現了一則新聞,吸引了我的注意:台南市長黃偉哲晚間透過臉書宣布,「在台南日本人優先施打疫苗」。日本政府表示,這批疫苗捐贈是為了報答台灣在日本311大地震時對日本施與慷慨的賑災援助。那麼以台南市長的邏輯,在當時的賑災過程之中,日本地方政府是否也應該宣布,在日本的台灣人應當優先獲得來自台灣的援助? 有鑑於美國和德國駐台代表所發出之聲明,台灣政府應該釐清我們對於他國捐贈疫苗的意義與期望。會錯意或過度解讀,都對台灣的外交立場沒有任何幫助。 儘管最近日本政府似乎頻頻對台灣釋出善意,像是將原名為「公益財團法人交流協會」的日本駐台機構更名為「公益財團法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雙方政府官員在社交平台上友好互動,但日本政府實際上並未延續許多與台灣在馬政府時代簽下的雙邊合作協議細項,截至目前,日本亦未表明將幫助台灣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簽署,更未與台灣一同公開強化任何軍事或區域安全之合作。 此外,台灣外交部在感謝日本的聲明中強調了「民主國家之間互助」這個重點,這既不符合日本向非民主國家(如越南)捐贈疫苗的計畫,也與日本向全球疫苗平台COVAX大筆捐款確保許多非民主國家獲得疫苗的事實相違背。事實上,中華民國僅存的幾個邦交國之中有一些並非民主國家。 台灣政府帶頭呼喊的「Health for All─Taiwan Can Help」讓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口號相信大家仍耳熟能詳,難道「Health for all」的all還有條件限定?必須是民主國家政體才能共享疫苗? 台灣政府未能及時獲得足夠數量疫苗的原因,可以簡單歸結為台灣政府長久以來的官僚結構導致重大決策的運行低效,這與台灣被世界衛生組織排除在外或台灣缺乏邦交國等因素並無關連。若將獲得疫苗視為外交的籌碼,台灣民眾的疫苗接種恐怕會遙遙無期。(作者為前美國共和黨亞太區主席) 英文全文: Foreign Policy ≠ Vaccine Policy By Ross Darrell Feingold Former Asia Chairman, Republicans Abroad One outcome from Taiwan’s failure to date to timely acquire a sufficient quantity of vaccines is that what in reality should be a commerc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manufacturers and Taiwan’s government, has unnecessarily become a foreign policy matter that certain Taiwan politicians and other individuals in Taiwan are seeking to exploit. Is this really necessary, and is it helpful for Taiwan’s efforts to acquire vaccines? An American citizen who lives in Taiwan recently contacted me to ask if the Republicans Overseas organization is doing a letter writing campaign to encourage the United States to provide vaccines to Taiwan. Although I am not currently involved in the Republicans Overseas organization, I had a simple reply for this American: I would not support that, and it is the Taiwan government that is responsible for vaccines, not foreign political parties. It would be a disappointment if the Taiwan government, which was previously universally recognized for its response to COVID-19, needed to outsource part of its own efforts to acquire vaccines to foreign political parties, even if Taiwan’s other domestic political parties or local government leaders have attempted to engage in vaccine acquisition diplomacy. Another peculiar type of vaccine diplomacy in Taiwan was that the Taiwan government allowed foreigners who have remained in Taiwan from when travel disruption began in March 2020 to receive vaccines during the brief period that began in April when people could pay out-of-pocket for the AstraZeneca vaccines that were available in Taiwan at the time. Although many in Taiwan are unaware, there is a population of foreigners for whom the government has repeatedly extended their right to remain in Taiwan. These foreigners who do not pay taxes or participate in the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system. However, even though the limited number of vaccines available at the time should have been provided to first line medical workers and other priority persons, these foreigners could also pay for a vaccine. What humanitarian or diplomatic benefit Taiwan could gain from this is unknown, and probably limited. On May 26, 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 Taipei Office Director Brent Christensen (酈英傑) issued a statement in which he emphasized Taiwan’s relatively small amount of COVID-19 cases. Similarly, on June 2, 2021 the Director General of German Institute Taipei Thomas Prinz (王子陶) issued a statement which emphasized that Taiwan’s effort to purchase vaccines from BioNTech is a matter outside the control of the German government. It is no surprise that these foreign country representatives sought to manage Taiwan’s expectations for the amount of vaccines that their governments could provide Taiwan. In fact, subsequently, on May 28 the United States announced 150,000 doses of the Moderna vaccine would be sent to Taiwan, which AIT announced with a Facebook message that included the #RealFriendsRealProgress hashtag. This was quickly followed by Taiwan politicians repeating #RealFreindsRealProgress on their own Facebook pages. The excitement over this small amount of vaccines is similar to the over reaction in Taiwan to the foreign governments or foreign politicians who published social media messages with Taiwan pineapples after China banned imports of Taiwan pineapples earlier this year. Just as one time photos of foreigners eating pineapples (and the excited response on social media in Taiwan) does not result in substantive sales opportunities for Taiwan pineapple growers, hashtags or letter writing campaigns will not help Taiwan address its failures to acquire vaccines. In fact, on March 18, 2020, the 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 and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issued a joint statement that both sides will seek to share best practices and cooperate on a range of activities under a partnership that included research and production of vaccines. People in Taiwan should ask what became of this initiative. As for Japan’ recent donation of AstraZeneca vaccine doses that Japan purchased but has not used for its own citizens, certainly an expression of thank you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people of Taiwan is appropriate. However, Tainan City Mayor Huang Wei-che’s (黃偉哲) announcement that Japanese nationals in Tainan City would receive priority to be vaccinated was a surprise. According to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the donation is to thank Taiwan for aid provided in response to the 2011 T?hoku earthquake and tsunami (東北地方太平洋沖地震). There is no record of Japanese local governments announcing at the time that Taiwan nationals in Japan would receive first priority for the aid provided by Taiwan. Similar to the expectations management by the United States and Germany, we should manage our expectations for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Japan vaccine donation. Although in recent years Japan has made gestures such as the change in the name of Japan’s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Taipei or the exchange of social media messages with Taiwan’s leadership following disasters in each country, Japan has yet to enter into substantive agreements with Taiwan on the range of issues as which occurred during Ma Ying-jeou’s presidency, and as of now, Japan has yet to indicate it will help Taiwan enter the 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 or engage in a more substantive and public security relationship. However, in thanking Japan, Taiwan’s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emphasized this as democracies assisting each other. This is inconsistent with Japan’s plans to donate vaccines to non-democratic countries such as Vietnam, or Japan’s large donation to a large amount of money to COVAX which will ensure many non-democratic countries receive vaccines, or the reality that several of the non-democratic countries which formally recognize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e also in desperate need of vaccines. If the Taiwan government’s claim that “The goal “Health for All” can be achieved earlier only by allowing Taiwan to join the WHO” and the continued use by the Taiwan government of the slogan “Health for All – Taiwan Can Help” are to believed, then Taiwan should not encourage the sharing of vaccines only among democracies. The Taiwan government’s failure to timely acquire a sufficient quantity of vaccines will ultimately prove to be from the bureaucratic inefficiency of Taiwan’s government and not due to Taiwan’s exclusion from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the limited donations of vaccines by Germany, Japan, the United States or any other issue that arises from Taiwan’s lack of formal diplomatic relations with the world’s major countries. Attempting to make vaccine acquisition a foreign policy victory is unlikely to resolve the reasons why Taiwan lags far behind other countries in vaccinating its population.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3194.html 時論廣場》台灣錯把疫苗當外交籌碼(方恩格 Ross Feingold) 2024-02-29 2025-03-01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3194.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3194.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2-2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3194.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本文刊載於中時新聞網> 言論 2021年05月31日 17:25 葉慶元/律師、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祕書長 隨著國內疫情節節升高,疫苗的採購與施打成為國人關注的焦點。須知,至少要有六成的國人施打疫苗,才能達到群體免疫的最低標準。換言之,以我國2300萬的人口,至少要輸入、施打2760萬劑的疫苗,讓1380萬的國人施打(每人兩劑),才能達到群體免疫的最低標準。然而,目前我國僅有約38萬人注射疫苗,疫苗注射率僅約1.6%,在國際間可謂後段班中的後段班,只與阿富汗、利比亞相當,甚至不如肯亞(1.8%)、象牙海岸(2.1%)及馬拉威(1.9%)等國家,就不禁令人為政府在疫苗採購的牛步感到緊張。(文章來源:Josh Holder, Tracking Coronavirus Vaccinations Around the World, THE NEW YORK TIMES, 2021年5月29日更新。)衛福部之前宣稱,由於對岸干擾,所以我國疫苗採購頗為困難。有鑑於此,民間團體基於共赴國難的心態,乃各顯神通,先是佛光山買到50萬劑嬌生疫苗,再來郭台銘也宣布買到500萬劑輝瑞BNT疫苗,一時讓國人頗為振奮。不料,衛福部態度一週數變,從反對、贊成、開放輸入,又改成必須由中央政府統一購買,令國人深感困惑。回想當初AZ疫苗進口時,政府透過緊急授權,讓疫苗抵台之後七天即可施打。如今民間幫忙引進在國際更獲肯定的嬌生疫苗以及輝瑞疫苗,政府卻不願意比照辦理,這顯然已經違反平等原則,而屬違法。(文章來源:AZ疫苗獲緊急授權 抵台最快7天可打,中央社,2021年2月20日。)進而言之,民間採購疫苗贈送政府並不是沒有先例可循,早在2007年,王永慶先生即曾透過王詹樣社會福利慈善基金會捐贈肺炎鏈球菌疫苗給政府,當時的衛生署副署長就是陳時中!從2007年到2018年,政府一共受贈115萬劑疫苗供75歲以上老人施打。同樣是民間捐贈疫苗,沒有緊急疫情的肺炎鏈球菌疫苗捐贈,政府全力配合,有緊急疫情的新冠肺炎疫苗,政府卻百般阻撓,不知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原因?(文章來源:丁世傑,王永慶昔捐贈肺炎疫苗 陳時中是衛生署副署長,中時新聞網,2021年5月31日。)此外,面對每天兩位數增加的死亡人數,衛福部宣布已經採購1000萬劑疫苗,這頗令國人振奮;但是細看才發現,這1000萬劑居然都是國產疫苗,而且尚未完成第二期測試。須知,高端疫苗目前還在二期未解盲,第一期的人體實驗數只有45人次,第二期也只有3700人;聯亞的相關數據更是不明。相對於此,輝瑞BNT疫苗、Moderna及嬌生疫苗,都是經過臨床試驗第三期才獲得美國FDA的緊急授權,受試者人數並分別達到4.4萬人、3萬人及4.4千人的數據;AZ疫苗的臨床試驗第三期的受試人數也近2.4萬人,才獲得歐盟緊急授權。衛福部放著有國際認證、進行數萬人第三期測試的嬌生以及輝瑞BNT疫苗不開放進口,卻去採購尚未完成第二期測試,更無國際認證的國產疫苗,難道是把國人都當成本土藥商的實驗對象?(文章來源:高端疫苗人體實驗數曝光!第1期45人、第2期3700人 專家:令人擔憂,蘋果新聞網,2021年5月31日。須知,衛福部是藥商的監督機關,衛福部有義務為國人的健康把關。尤其,一般藥品在完成第二期測試後,有近半數都無法通過第三期測試而取得藥證。本土藥廠畢竟是私人企業,不是國營事業,販售疫苗所得並非歸入國庫,而是進入各該企業股東、董事、經理人的私囊。政府採購未經國際認證,也沒有完成第二期測試的本土疫苗,不僅違反平等原則,更有可能涉及貪污治罪條例的圖利罪。事實上,已經有檢察官公開撰文,要求政府必須將相關資訊全面公開透明,以免「預防不當權錢交易」。(文章來源:林達,盡早揭露政府採購國產疫苗價格,並將全民參與三期受試列入疫苗公司財務成本,蘋果新聞網,2021年5月30日。)人命關天,防疫如救火;筆者謹此呼籲,政府應儘速開放民間採購嬌生及輝瑞等國際疫苗進口,以求早日達到六成民眾施打疫苗的最低群體免疫門檻。切莫為了本土藥商的私人利益,而犧牲國人的生命及健康。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2792.html 時論廣場》衛福部莫要草菅人命(葉慶元) 2024-02-29 2025-03-01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2792.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2792.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2-2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2792.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本文刊載於中時新聞網> 言論 2021年05月24日 16:40 葉慶元/律師、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祕書長過去10天,新冠肺炎疫情急遽升高,我國各地方政府紛紛依據轄區內疫情狀況,採行相關的防疫措施。其中位於離島的金門縣政府,分別於5月17日及21日兩度發函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要求指揮中心同意在金門尚義機場設置快篩站,並在國內航線登機前進行篩檢,之後方於5月23日公告,要求旅客搭機前往金門,必須提供新冠肺炎檢驗陰性報告,或接受快篩。不料,金門縣政府明快的防疫措施,竟引發中央政府反彈,衛福部迅速於24日撤銷金門縣政府的防疫公告。中央政府此一作為,明顯侵害金門縣政府由憲法所保障的地方自治權限,應屬無效。 須知,地方自治是憲法賦予直轄市、縣、市等地方自治團體之憲法上權利,故憲法增修條文第9條明確要求以法律規範並保障地方之自治權限。大法官釋字第553號解釋亦強調,憲法保障地方自治,係屬「制度性保障」,立法者有義務設計適當機制,以保障地方自治。 進而言之,依據《地方制度法》第19條第9款之規定,「縣衛生管理」,本即屬於縣之地方自治事項,中央不得恣意立法干涉,否則就是侵害地方的自治權限。再進一步觀察《傳染病防治法》第37條第1項第5款規定,也可以清楚地發現,「限制或禁止……疑似傳染病病人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或出入特定場所」,應該是地方主管機關的權責。 換言之,金門縣政府依照《傳染病防治法》第37條第1項,要求赴金門的遊客必須出具檢驗報告或接受快篩,完全於法有據。雖然同條第3項規定「地方主管機關應採行之措施,於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成立期間,應依指揮官之指示辦理」,但是本條文本質上是避免地方政府怠於執行防疫工作,而不是反過來容許中央政府恣意撤銷地方政府因地制宜的防疫措施。 須知,金門縣政府的醫療資源有限,面對疫情,本有必要採行較為嚴格之防疫措施,否則一旦疫情失控,金門醫療資源短缺,仍必須向中央請求救援。屆時如果中央也無力挽救,難道要逼著金門縣政府向對岸求援嗎?中央政府不允許金門防堵病毒於縣境之外,拿著雞毛當令箭,違憲撤銷金門縣政府的防疫措施,未來如果疫情擴散到金門,造成任何的生命財產損失,是誰要負責? 事實上,針對地方與中央的權限爭議,《地方制度法》第75條第8項已提供解決管道。值得注意的是,根據此一規定,「在司法院解釋前,不得予以撤銷、變更、廢止或停止其執行。」防疫如作戰,人命關天,筆者建議金門縣政府可以迅速向司法院聲請解釋,並且在大法官做成解釋前,持續其防疫措施,以免疫情擴散,無可挽回。(作者為律師、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祕書長)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2357.html 時論廣場》撤銷金門防疫措施 違憲(葉慶元) 2024-02-29 2025-03-01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2357.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2357.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2-2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2357.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本文刊載於瘋傳媒> 評論> 政治> 國內> 專欄  2021年05月24日 06:50葉慶元/律師、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祕書長國內近來疫情加劇,尤其5月22日一口氣新增321例,並「校正回歸」400例,導致至5月22日為止,已經連續六天超過300例,5月17日甚至超過400例!隨著疫情的提升,民眾對於疫苗的需求也暴增,然而,就不禁引發國民對於政府採購疫苗動作遲緩、拒絕採購輝瑞疫苗、刻意扶植國產疫苗的質疑。(關於世界各國接種疫苗之人口比例,參照Josh Holder, Tracking Coronavirus Vaccinations Around the World, The New York Times, )詭異的是,面對民眾關於疫苗採購的諸多質疑,民進黨這個標榜人權、言論自由出身的政黨,並沒有選擇說明我國目前疫苗採購進度遲緩的原委,而是直接由疫情指揮中心祭出「假訊息」的大帽子來恫嚇民眾!強調「散播假訊息構成犯罪,會被判處最高3年有期徒刑或併科新臺幣300萬元罰金」!這不禁令筆者好奇,蔡英文總統在2017年4月7日—「我國第一個言論自由日」時,所謂「繼續為捍衛我們得來不易、永遠珍惜的自由來奮鬥」,難道就是用嚴刑峻法來恫嚇、窒息批評政府的言論自由嗎?回頭仔細檢視這次被疫情指揮中心批評為「假訊息」的網路消息,其內容如下:「為啥不開除蘇貞昌?輝瑞疫苗本來林全幫忙買到,就他不要,然後以色列買走了。蘇貞昌透過內線消息手上握有大把高端、聯亞股票他想很撈一筆國難財。……我真懷疑是不是也不少綠委也因內線消息持有大把高端、聯亞股票,才一直卡先救急買疫苗。」(原文於 Dcard,已遭移除)仔細檢視這個訊息的內容,無非是責難政府購買疫苗步調緩慢,並懷疑蘇貞昌院長以及民進黨立委握有國產疫苗股票,所以故意延緩國外疫苗的採購。尤其,其中提到林全本來已經買到輝瑞疫苗乙事,屢經媒體報導,時任東洋公司董事長的前行政院院長林全,本已經與德國BNT(BioNTech)談妥,由東洋取得BNT有條件授權,可購買1000萬劑到3000萬劑德國原裝之輝瑞疫苗;然而,衛福部卻只願意購買200萬劑,這才造成今日疫苗接種率嚴重不足的苦果。(相關資訊,參照郭瓊俐,衛福部不敢作主、行政院錯失良機 說好的1000萬劑疫苗呢?,財訊雜誌,2021年5月21日)事實上,如果當初政府順利透過東洋購買到3000萬劑輝瑞疫苗,則目前已有1500萬的國人接種,疫苗接種率即高達65%,可以排到全球第15名,超越冰島(62%)、新加坡(60%)、加拿大(53%)、德國(52%)。筆者也不禁要質疑,政府當初為什麼不願意透過東洋採購輝瑞疫苗呢?難道決策者之中,真的沒有人投資國產疫苗廠商,因此影響決策嗎?因為這樣耽誤防疫先機,造成人民的健康、財產損失,到底哪位高官要負責呢?政府錯失良機在先,卻用嚴刑峻法來杜絕民眾的質疑和討論?這就是民進黨要捍衛的民主與自由?筆者建議蔡政府,與其動用刑法恫嚇民眾,不如虛心檢討採購輝瑞疫苗的流程,看看還有沒有亡羊補牢的契機,儘快加速疫苗的採購,才當得起蔡政府「有政府,會做事」的自誇言論。*作者為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秘書長。本文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2321.html 葉慶元觀點:防疫條例不是政府杜絕批評的遮羞布 2024-02-29 2025-03-01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2321.html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 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77號16樓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2321.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4-02-2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s://www.policylaw.org.tw/hot_392321.html
https://www.policylaw.org.tw/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